咫尺社区
  • 20219阅读
  • 1127回复

【2011五一版杀】爱神的挽歌(杨康亡,杀群胜利)

级别: 荣誉会员
— 本帖被 团儿 执行加亮操作(2012-01-19) —
本轮版杀参与者共计14人(3杀3警6平民,另外加上法官和助理),参赛ID(汉语拼音排序)如下:
陈御风、程灏、郭靖、景天、宁采臣、七杀、四进、孙子楚、汪博深、杨康、杨延昭、耶律斜、易小川、云霆
(提醒:程灏为法官&汪博深为助理,只参与JQ不参与投票)






注意事项:
一、本帖为报道JQ贴,禁止真身回复。请各ID踊跃灌水+调戏美人。每24小时内发帖不足3贴者将给予警告一次。游戏结束前拥有两次以上警告者,将享受游戏失败待遇。

二、12名玩家,不按时报道的给予一次警告,有事可提前向法官 and 助理(玩家缺席情况下,受理代投)请假。
联系方式:1、站短法官 and 助理;2、QQ:745946947 1092760687

三、严禁私下讨论、交流!!开赛之后,任何问题,请咨询法官程灏&助理汪博深。PS:总群自本帖发表起全面禁言讨论版杀(除法官和助理),玩家有任何问题请单Q或站短法官&助理。
联系方式:1、站短法官、助理;2、QQ:745946947 1092760687

四、死者死后再发帖,请在帖子前加"已领盒饭"四字。所发言论不得涉及案情,可以找喜欢的人物GDJQ,纯水贴。

游戏流程:
一、报道时间截止至明晚(5月2日)22:00,请杀手集团于此时间前私下向法官提交杀人文,由法官代发
二、一杀文放出后,请死者在一小时内,即明晚(5月2日)23:00前提交死亡遗言(200字以上),发在主帖中,由法官编辑到主楼。杀文放出后半小时(22:00-22:30),是警察验人时间,请抓紧时间,把握机会,逾期作废。
三、一杀文放出后,请各位玩家展开思索、踊跃分析、质疑答辩、锁定一切可疑目标……最后在后天晚上(5月3日)21:00点前在投票贴中回帖票选出今夜最黑嫌疑人上台领死,并在投票贴中阐述简短的投票理由。逾期未投票者视为弃权并记过一次。
四、每夜最黑嫌疑人领死后,请于当晚21:30前(也就是说半个小时之内)在主贴中发表领死感言(200字以上),同样由法官编辑至主楼。之后,请杀手集团在22:00前向法官提交新一篇杀人文(500字以上),新一名被杀死者,请在23:00前在主贴放出遗言。 (即票死者遗言发放后,法官放出第二篇杀人,放出文的同时警察验人,被杀之人在一小时内提交两百字以上的遗言,遗言内容包括陈述自己的身份以及怀疑对象、怀疑理由等等。)
五、以后流程,依此类推。如有变动,请留意法官通知和总群公告。
此贴禁止真身回复

临时问题处理方式(致所有的玩家):
Q:若不慎发生真身回复怎么办?
A:立即编辑帖子将内容删去,争取做到不对游戏造成影响。之后站短或单Q法官或助理,报告帖子位置进行删除【小贴士:游戏期间在用真身逛过坛子后,转换为游戏ID时,注意清除cookies,最好把浏览器页面关闭,确认已经登出,再登陆回复

Q:发生临时事件有事不能到场怎么办?
A:提前向法官和助理请假,投票等可由法官和助理代投【小贴士:这些事件虽然按计划概率较小,但是以防万一,还是注意自己的时间计划,以免发生到时手忙脚乱

Q:关于角色与身份的分配……
A:每一次版杀都是新的开始,与之前无任何关系,所以建议分析不要受到上次影响【小贴士:法官的忠告,直白的说就是希望上次的杯具不要再发生了……

Q:关于法官与助理的在线时间……
A:5月1号与2号,法官程灏在线,助理汪博深有事,有事可以站短或单Q法官(程灏 745946947);
3号预计法官助理皆可到场;
4号情况特殊,法官助理皆有课在身,法官争取在20:30前上线;
5号助理主打,法官酱油;
6号7号法官主打,可以在20:00前上线







【一杀文】第一夜 陈御风亡

没想到这么荒凉的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玫瑰。”七杀打伞走在医院的花园里,周围静悄悄的,只有瓢泼大雨的声音。七杀左手打伞,右手从兜里取出纸条。上面写着,“凌晨三点,后院,不见不散,爱你的风。”
七杀的脸红了,这老妖精,还会玩浪漫。不过他出来可不是为了跟陈御风花前月下,而是来找人的。这个医院不太对劲,七杀敏锐的嗅觉已经觉察到了危险。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可以一个人随便乱走。七杀很担心,他决定等逮到人后,立刻回去。
花园里飘散着玫瑰的甜腻香气,地上铺满了被雨点打落的红色花瓣,雨越下越大了,一个黑影猫腰蹲在花圃里,看起来很奇怪。是老妖吧?七杀刚要走过去,黑影就站起来了。他走进花圃深处,不知在做什么,弄的花丛东倒西歪。七杀突然听到一声呻吟,还有重物在地上拖拽的声音。
“不好。”七杀扔下雨伞跑了过去,花丛里除了横七竖八的残枝败叶,哪还有什么黑影。“老妖。”不好的预感压的七杀喘不过气来。追踪着地上拖拽的痕迹,他追出去很远。幸好下着雨,七杀跟随那道痕迹来到一间小木屋前。他用颤抖的手推开屋门,此时,一道闪电打过。短暂的亮光让他看到了屋里的可怕景象,他的老妖,被吊在窗框上,满身是血。七杀哆嗦着嘴唇。 “老妖。”他呼唤着爱侣,窗外炸雷的响声模糊了他的声音。他踩在小屋的木地板上,粘腻的血液使他的脚步沉重。他伸出手,抱住了陈御风。七杀不敢相信。刚刚还好好的人,此时居然成为了血肉模糊的一团。“谁干的,谁干的。到底是谁,给我出来。”突然,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。“御风,你怎么样了,我去给你找大夫。”七杀擦擦眼泪,他看到,陈御风笑着摇摇头,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
【一杀夜】陈御风遗言
少年一去惊鸿,弹指千年一梦。独语山前松,天涯何处觅芳踪。匆匆,匆匆。倚剑长歌御风。
七杀,小心点,如今我已不再,不能对你说“躲在我背后”
七杀,我知道你是男人,男人要的是并肩而战,不是躲在另一个男人背后
七杀,活着的时候陈御风没有说出口,如今,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对你说
七杀,陈御风真想再活一次,只想活着对你说:躲在我背后,陈御风愿意保护七杀,一辈子
七杀,替我活下去
七杀,不过奈何桥不饮忘川水,天天命尽时,陈御风在奈何桥头等你,等你下辈子一起看尽繁华


【一票】孙子楚遗言
抱住采臣,谢谢你相信我><
1、作为一个真正的民,手机卡住的问题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,具体问题请踹那令人痛苦的移动业务端和UC浏览器客户端。
2、对于目前的状况,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啊,反正我飘了,也算是省的操心自己了,希望真的有人能找出凶手。
3、采臣,汤我喝完了。不过,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去端陈御风手里的那碗汤了。但是,我想再看看你,希望你能好好生活。对了,采臣,要是你有新连载的内容,能麻烦你给我烧一份儿吗?

【二杀文】第二夜 宁采臣殁
风雨在窗外肆虐。宁采臣睁开眼睛,看看旁边。孙子楚仿佛是睡着了。长睫毛安详的合拢,像一对羽蝶。宁采臣不想动。舍不得。没有气力。不想再动。很快,他想起和某人的约定,起身,决定去走一趟。不知道真相,永不安心。
宁采臣手里的纸条快被揉碎。他在一间狭小的存放医务用具的房间里走来走去。暴雨,滑坡,毁坏的车辆,废弃的医院。纷沓而至的疑惑和不安,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盘旋。进入这家精神病医院后,发生的事情都如坠入深深的迷雾中般不知所以。过分热情的程灏,躲躲闪闪的汪博深。那抹令人费解的微笑又代表什么意思呢?在这个处处神秘的医院里,充满了无辜死去的人。那些枉死的魂魄像是一团漆黑的影像,在人心底深处扩散开来。血腥恐怖的杀戮,是为了什么???幸存下来的人,还能活多久???
咯吱,咯吱。脚步声传来,由远及近。宁采臣瞪大眼睛,默念了几句像是咒语。他和百米以外医院另一端的孙子楚所共同持有的两块玉佩,散发出耀眼光芒。脚步声停止。过了很久,消失。宁采臣松了一口气:看来以阴阳玉佩的灵气对抗血邪,是有效的。我如果早知道,就可以保护你!
就在此时!高高的药品柜上,落下一枚古币。正巧落在宁采臣头发上。他没有转身更没有碰自己的头,只是飞快的取出颈上玉佩,在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里念动咒语:听闻解脱,往生无极!
随着他清澈的念诵声,古币在他头顶上不停颠簸。黑气不断加重,宁采臣逐渐陷入无色无形的血邪的可怕漩涡中。忽然!药品柜的四扇门哗塌打开,数不清的古币倾倒出来,吞没了房间里的一切。


【二杀夜】宁采臣遗言 跳警
警队无能,两天验民,今天不幸被杀,于是警队决定冒险明日双杀七杀和耶律斜,如果杀错,警队表示万分抱歉,集体切法官腹谢罪,请耶律斜和七杀互票,请杨康、郭靖、四进、投票七杀;请易小川、云霆、景天投票耶律斜,请杨延昭弃权。
在同票重投之后,请诸位再一次这么投票,警队再次万分感谢大家配合,如果以上诸位有人不配合警队,请大家不要大意的下一场直接票死。
如果冤枉或者害死良民,警队表示抱歉。
请诸位配合警队积极分析,找出匪帮成员,警队再次拜谢。

【二票】七杀遗言
老妖,我这么快就来找你了,我们可以一起打拼房贷了。
我想起你走的前一晚我们一起守夜,我困了就靠在你肩头打个盹,睁眼就能看见你的侧脸,我当时觉得与你一起,就是我的良辰美景,只愿时光就此停驻,全世界只得你我二人。
不过代你活下去我是做不到了,与有情人做快乐事,哪怕是啊飘我也觉得很满足。
警民配合这种事情真是不靠谱啊,关键时刻掉链子是常有的事啊。
但愿经过今晚大家能够明了情势,最后找出凶手帮我们啊飘报仇我也算没白死了。


【三杀文】三杀夜 杨延昭灭

该走哪一条路呢,杨延昭站在走廊里歪着头苦思冥想。说起来也奇怪,这么普通的一家深山医院里,居然会有这么深的地下通道。这通道是他在一次偶然路过的情况下找到的,连接通道的入口是一道沉重的铁门,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们拉开。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,杨延昭很好奇。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命案,他觉得是时候大显神威了。只要找到凶手,就一定可以活着出去的。他低头想着。地下通道里特别特别的黑,黑到不点火把就什么都看不见。杨延昭只能摸黑扶着墙壁一步步向下走去。结果,就来到了这么一个双叉路口。
“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,算了,男左女右,我走左边好了。”他拿定主意,顺着左边的路口走了进去。

“真难走。”他踢着地下通道里看不到的障碍物向前走着。突然,他的眼前一片大亮。害的他只能用手挡住眼睛,“那是什么东西,”他发出惊叹,他的眼前,有一个大水池,正不断向外冒着浓密的烟。他好奇的向前走去,直到来到水池边,他看到里面有堆积着数以千计的白骨,那些烟全是从这些骨头上散发出来的,那些骨头不但冒着烟,还摆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,像是仪式祭坛。杨延昭他正在好奇的看着,突然,脚底一滑,好像有一股吸力从水底冒出,一直来到他的脚底。躲闪不及,他失足跌落下去,而骨阵中间的骷髅,咧开嘴,露出了牙齿,发出一阵恐怖的笑声……………….
刺耳的笑声震动了杨延昭他的耳膜,巨大的吸力让他只能无助的撞上那堆骨头和坚硬的水泥池底,他想挣扎求救,但这是在无人的地下,无论他如何喊叫都不会有人听见的,在巨大的翻滚的水花中,他最终停止了呼吸。

【三杀夜】杨延昭遗言

到处乱窜果然容易出事啊笑,好奇心害死猫(摊手),早知道就不一个人玩什么探险游戏了。
小斜,世事无常啊~本来我有预感,你被票死之后死的就是我,也不会让你等太久,没想到却是我先走一步。这样也好,留下的人总是最痛苦的那个……我会在底下等着你的,才不能和陈老妖一样没事就跑上来晃,有伤灵体啊有伤灵体。
丝巾和小串都没有按采臣的说法来投票,我说你们两口子要不要乌龙也一起啊?不过说起来,小串你也太不正经加乌龙了,没冒几次头倒是次次都这样。
小斜不要太想我哦~亲脸蛋╭(╯3╰)╮


【三票】四进遗言

被票死后,觉得也没什么不同。
只是……我是不是被冤的?

又看了遍我昨晚错过的老宁的遗言,
耶律斜和七杀互票,
杨康、郭靖、四进、投票七杀;
易小川、云霆、景天投票耶律斜,
请杨延昭弃权。

我现在想想,觉得很不对劲唉~
哪有警察牺牲民的呢?
还是已经验过了?也不对啊,要是验过了为什么不直接说呢?
说老宁是杀?也不对啊……老宁是被杀的啊……
是民?不会吧……民这么大胆?
想来想去……混乱了……
然后又看了看投票:我和六哥、子楚都是一直弃票的,都死了……
靖哥哥是之前一直手气很好,票谁谁死。耶律大哥也是。
老云,天哥不知。小王爷说是听靖哥哥的……

所以说,下次大家都听靖哥哥或耶律大哥的吧……太准了……

另:小川,虽然不知你的职责是神马,但是,不用太在意。

【四杀夜】第四夜 景天殁
【一】
拂晓。微风。销魂蚀骨。
你爱我吗?爱我就再用力一些。如果我们不能战胜命运,至少,让我们战胜那些悲哀。让我们在一起吧,更紧更紧的拥抱住吧。在刻骨的欢娱里,体会生命的脆弱与无助。
血嗜!被诅咒的爱。
我死了,你会记得我吗?会做梦吗?魂牵梦萦的人,还会是我吗?多么无可奈何。时间无欲无情,稀释所有,我也终将面目模糊,退出你的记忆。痛不欲生。
【二】
景天觉得,自己又回到初初见到云霆的那一刻。
――这位仁兄,尊姓大名?
――尊姓景,大名天。
像个对未来一无所知的懵懂幼童。
不知道那感情的惊涛骇浪,是有怎样的吞噬的力量。
【三】
打哈欠,伸懒腰。景天笑嘻嘻的:“一觉睡醒,听说有东西吃了?” 抱住云霆的腰,“不知道这荒山野岭的地方,会不会有什么古董宝贝之类的呢?”
云霆在他额上轻轻一点:“你老实点,不要净想着古董,荒山野岭的跑丢了你。”
蹭蹭蹭。“好好好,我只不过随口说说而已……”
【四】
景天大汗淋漓的跑进来:“有谁看到云霆了?”刚刚还教训完我不要到处跑怎么自己不见了?!一回头,云霆端着姜汤,笑意温浅。“我还在找你呢,原来是去给我拿吃的了。你真好~”景天吐舌头,笑:“吃完了我们一起,早点休息吧。”
云霆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有人守夜比较好。”
“那,我来守。”景天拍胸口:“我不累,晚上你放心睡吧,我们在一起有什么事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【五】
“呃……被看穿了。其实呢,我想过偷偷跑出去探一探有没有什么宝贝的。可是这里那么阴森,我觉得还是白天去比较好!”
“我也去我也去,吃亏倒是不会,反正有你帮我看着嘛^^”
“你没事就好……”
【六】
身不由已。我不是,我自己。
突如其来。我的手,你的血。
【七】
即使你永不原谅,即使我永受煎熬。
第四夜,景天殁。

【四杀夜】景天遗言
我时常看见满屋的阿飘,看见阳光透过他们半透明的身体,听见他们模糊的声音在说着话。活着的人被不安、焦躁和恐惧包围,死了的倒落得安详平和。我甚至在想,这样也挺好。
临死的时候据说人会回忆自己这一生最珍贵的画面,那么,如你们所见,我的回忆,每一帧都有云霆。云霆,云霆。我默念这个名字以减少死亡带给我的苦痛——这不是一瞬间的事,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我的肉体遭受着疼痛,精神却是愉悦的,由此开始分裂,灵魂剥离。还好,在最后还能想到你,还好,还好你没事。最后我漂浮在半空中看着云霆的手沾满我的血,不管怎样,你都活下来了……

法官宣布,警全灭,杀群胜利!!各位玩家请将角色ID密码改回111111,准备ID收回……

他们离开了。
来的时候是一大群人,走的时候却只是寥寥数人。
旅行社那里不会有回音了。来人早就被他们打发离开。
顾客是上帝,上帝不追究,感恩戴德都来不及。
这只是一个陷阱,为那些人设下的陷阱。
在这里,他们恨过,爱过。他们会记得那些被永远留在这里的人。
最终胜利了,这就是结局,不能更改。

真相:
杀手:
云霆(团儿)
耶律斜(寂心)
易小川(为爱新生)
警方:
陈御风(伟嘉有毒)
杨康(小十二)
宁采臣(浅浅馨印)
民众:
郭靖(阿狸)
四进(漆雕凌)
杨延昭(苍衣)
七杀(袁白白)
孙子楚(云水飞扬)
景天(Xandera)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杀花  发表于: 2011-05-01
背景文:爱神的挽歌
一个深藏秘密的旅游团,一个安静过分的山间医院。
滴血的玫瑰,纯白的羽翼。
黑暗中,是谁在诡异微笑;
欢聚时,是谁在忧心忡忡?
滴答,滴答……
那是什么声音?
是水声?
那是眼泪,那是死者的……挽歌。


“博深,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休息?”温和的男声,柔和的语调。与外面电闪雷鸣构成两个极端。
“程灏,我睡不着。这里太安静了,安静的好像只有我们两个活人……”被叫做博深的男子紧锁眉头,语气不安。
“我看你是糊涂了,这里本来就只有我们两个‘活人’啊。”另一个人不以为意,“快去睡吧,等你睡醒了……就会有人来,也说不定。”说到这里语气中带上了许些期待。
“来这间疗养院?我还是希望没有人来比较好。”被程灏的夸张表情逗笑,汪博深终于舒展了绷紧的表情。
这里是市区医院神经科疗养院,直白点就是一间精神病院。只有病房没有客房的精神病院。
虽然地址迁移,这里已经接近废弃,可是医院还是会派驻医护人员轮班管理。程灏和汪博深便是这一段时间的负责人员。

大雨倾盆,时而有闪电骤然划开暗色天幕。照亮一片林木山峦,此时看来,犹如鬼魅。

云霆淡淡收回目光,将视线投向了正睡得天塌不惊的景天
大巴外面恶劣的天气看起来并没有影响车内的融洽气氛。

前座的孙子楚是一名兽医,很喜欢漫画,而恰巧他隔座的宁采臣正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漫画家。
粉丝见了偶像,自然是开心不已,这时候正有说不完的话。
斜对过就没这么融洽了,那个憨憨的名叫郭靖的青年,也不知道怎么惹了身边的杨康不开心,现在正在努力赔不是,可是对方就是丝毫不领情,还是冷着脸。
说起来最安静的,应该是陈御风七杀这两个人。自上了车就几乎没有交流,好像商量好了一样,一人捧着一本书倒是看得津津有味。

急刹车让所有人措手不及。
尖锐的声音即使隔着车窗也分外刺耳。轮胎与地面平擦掀起大片的水花。
乘客措手不及,车内顿时一片人仰马翻。

“我的鼻子……血……”
易小川你怎么样了?我看看……”
四进我没事,但我的鼻子……”
……
“这到底出什么事了!”耶律斜年纪稍长,自然比其他人多了几分镇定,见大家都没事,和杨延昭两个人带头去查看。

惊魂甫定的人们终于注意到司机急刹车的原因——暴雨致使的山体滑坡挡住了山路,他们无法通过了。
“怎么办,现在往回走肯定来不及了。如果过不去,我们今天住到哪里去,难道要留在这里过夜?”
“你们看,那里有灯光!”
在闪电照亮的一片山林中,所有人都看到,一栋白色的建筑,矗立在丛林之中。


程灏和汪博深面面相觑,这群狼狈的游人……也真亏了他们能找到这里。
之前还在抱怨安静的汪博深,现在没有时间伤感了,因为他和程灏两个人现在正在帮助这群倒霉的游人寻找毛毯,换下衣服集中烘干。
最后暂时换上了病号服的一群人一致决定将就一下先留宿在这里,听从旅行社的安排。
司机坚持要开车回去总部汇报情况,再三交代大家在此安心等候千万不要擅自离队便匆匆下山。
雨幕伴着浓重的夜色。汽车的尾灯很快就消失在雨帘之后,再寻不见。

“程灏,你看,这是……”
“你在哪里找到的?”
“刚刚那群人换下来的衣服里。我们,也许不该让他们留宿……”
“先不要声张,我们静观其变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不管怎样,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“好吧……”

医院周围遍植的玫瑰,在雨水的洗礼之下,艳红如血。簇拥着纯白的天使,纵使在夜色中,也是让人无法忽略的惊心动魄。
夜,已经开始……

版杀背景设定:
时间:公元2011年五月
地点:某山间疗养院
人物:疗养院工作人员(本次法官&助理为程灏&汪博深
为山体滑坡所阻的游人(本次玩家陈御风、郭靖、景天、宁采臣、七杀、四进、孙子楚、杨康、杨延昭、耶律斜、易小川、云霆)
除臣楚外(漫画家&兽医),其他人职业身份可由玩家自由发挥,欢迎大家展开想象^^

[ 此帖被程灏在2011-05-01 23:29重新编辑 ]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1-05-01
我的鼻子……但愿不会被毁容……四进呢?(东张西望)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1-05-01
大家换好衣服就出来吧,话说要不要吃点东西喝点姜汤~~~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  发表于: 2011-05-01
前来报到,我家小七杀呢.....................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1-05-01
前排占位,子楚子楚..........你在哪里?...................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1-05-01
“真晦气。” (脱下衬衣,看向程灏。) “这里就你们两个吗?打扰了。”
级别: 鹰雕
只看该作者 7楼 发表于: 2011-05-01
报道
亲爱的采臣,你是漫画家啊,让我膜拜一下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8楼 发表于: 2011-05-01
有些饿了,主人家这里除了姜汤还有其他吃的吗?
级别: 荣誉会员
只看该作者 9楼 发表于: 2011-05-01
有姜汤喝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给我来一碗吧,谢谢程医生!